仓鼠晔子君

没有熟人
放飞自己的lof。

明明不是声控但对男朋友的声音特别敏感(。

有时候听见他的声音或者想起来就会兴奋

有时候要听他语音才会睡得着

怕不是个变态了(。


果然比起别人我更爱自己

反正她也看不到啦♪

一章三句不离华生,老福你真的是......
奶爆华生实装!

半小时极速摸鱼 卷福。
两年没碰刀了
辣鸡

无题

桑松x咕哒  
注意:*严重ooc
*部分参照桑松的幕间物语

桑松以英灵的身份被召唤到迦勒底时从召唤阵出来的第一眼便是看见那个小姑娘。   比起在迦勒底的其他从者来说,他的身份的确在一群昔日的王与神灵中并不特别,甚至可以说有时候他自己也特别厌恶这个身份。曾经沾满鲜血,无情砍下人们的首级的双手。尽管在过去动荡的法国大革命时期并非出于自己的意愿,他仅是行刑人,不是法官也并非神灵,没有权力决定犯人生死,可有着这样过去的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让他略感吃惊的是作为最后一位人类御主好像并不在意这些。每次在走廊中遇见他都对他报以灿烂的笑容,用少女特有的朝气嗓音朝他叫一声桑松君。又或许御主性格便是如此,对于任何从者都是这般好脾气,对于女性从者们她总是可以和她们谈笑风生,对着贞德Lily,童谣和幼吉尔等这群小孩子更是温柔到没边,甚至就连面对脾气出名差的英雄王她都可以照样和他微笑面对。

迦勒底的唯一御主在召唤阵中又一次看见这个白发的男人。曾经在特异点见过面,尽管他们在那时是敌人,被黑贞德施加了狂化的他异常的执着。

上断头台!拖上断头台!砍头,好好尝尝自己所做恶事的报应!
耳边传来一阵阵嘈杂声,是愤怒的民众的呼喊。有哭喊有谩骂,他们一遍又一遍呼喊着口号,喧闹拥挤的人群推搡向某一处靠近。

橘发的御主猛然惊醒。“你好像在做噩梦御主,怎么了?”坐在一旁守夜的男人发现她的动作,放下手中的书询问到。“刚才的梦......”少女的脸上还带着没睡醒迷茫和惊愕。“不会是关于我的梦吧?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回忆起过去。尽管回忆糟糕的过去并非一件愉快的事.....”

“......”

“....抱歉御主,说了太多打扰了您的睡眠了。祈祷您这次能做个好梦。那就这样晚安。”坐在床上的少女略带失望的神情望着桑松。发现坐在旁边的白发男人已经重新拿去书读了起来。“好吧,桑松君。晚安”她重新躺下,不过今天第一次可以这么去了解桑松君的过去也是不错啊。抱着这样的想法,少女也很快沉沉地睡过去了。

“是御主?怎么了....对,这里的确很奇怪。看上去....像是法兰西,但却不是陪我成长的巴黎。”
“可能是到了其他的时代吧。如果这里是特异点也许修正了就可以回去了。还是先去有人的地方问问吧。”御主打量着周围,向在她身边的桑松回答到。

......

“你可以说明两者有何区别吗? 你成了从者后,是否根据自己的意志杀人?还是说,你只是服从御主——根据法律去处决他人?”
当身为影从者的他询问自己时,桑松自己也沉默了。就算是按照法律来执行,在他手下也有很多无辜的人失去生命。即便他自己现在不在拿起屠刀面对他人,即便他并非出于本愿,即便他心中真的希望去拯救他人,可曾经已有无数刀下亡灵和沾血的双手这是无法改变的。
“桑松君已经不会再杀人了!”桑松吃惊地发现唯一的御主冲到他前面朝着影从者的自己说道,“只要我还是他的御主。即使他让曾经的法兰西陷入恐惧,即使他曾经杀过很多人。只要我还是他的御主,只要他还在我身边,我绝对不会让他重复之前的道路。”

“呦。您是做梦了吗?……想必也是。因为我也做相同梦了。”桑松在少女面前单膝跪下,低下他的头,“我决定为当时给予了我信任的您,献上自己的力量。这些也是现在我唯一能做到的——御主,只要您还是我唯一的御主。”

我会成为您最忠诚的利刃,我会陪伴您直到地狱的底端,天的尽头。他在心中说道。

不好意思来问一下谁知道今天fes26号那只上午男孩子cos的梅林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抱一抱他,结果忘扩列了(๑ˊ͈ᐞˋ͈)

恋爱三十题


食用提示:严重ooc

一、牵手

相泽消太和绿谷交往了几个月了。

大概是课间时,绿谷和其他人交谈是露出的笑脸;明明无法熟练使用个性却尽力将伤害降至最低时,向他微笑中发现绿谷身上的可能性。而现在就连上课,绿谷认真望向他的双目,相泽的心里都会颤抖一下。这应该就是恋爱的感觉。

“相泽老师…”随着敲门声,绿谷的脑袋从办公室的门后露出了。暗中的恋爱总是甜蜜又隐蔽的。更何况是瞒着雄英的老师们和A班未来的职业英雄们。相泽和绿谷彼此之间如同有协定,相泽以为学生补习的理由留到最后才离开,而绿谷也推辞了和丽日一同回家的机会,虽然看见小姑娘略带委屈的表情但是为了和相泽多相处一会儿,绿谷也不得不忍心拒绝了。

“走了。”相泽理完物品便和绿谷出门。绿谷背着包不近不远得跟在相泽身后。“相泽老师?”绿谷一愣,看见身前的男人停下了脚步。随即相泽便顺手牵起绿谷的手。

“说了几遍了别老师老师的叫了。”

“好的…消太君。”随即凭借比对方高出好多的身高,便斜眼瞟见绿谷一对深红色的耳廓。

啧,还真还是个小孩子啊。

— End—


相出是真的好吃!
虽说是三十题但是真的有毅力写完三十题啊,我尽力。
虽说写了不要叫老师,但是感觉这样叫真的好-带-感!!!!!我这个变态。
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Opera♡


* 小短文 ooc
*成年同居私设
*中秋小甜饼 一切只为发糖

绿谷身为职业英雄,更何况身为现任No.1的英雄,工作压力自然更是加重。每天奔波在各地维护地方的安定。每天回家都是随便找来速冻食品随便解决掉晚餐便倒头就睡。

轰也一样。他们虽然说是住在一起了,但是好好与对方能享受两人生活的时间几乎寥寥无几。甚至深夜被一通电话吵醒,便急忙去执行任务的情况也是家常便饭。

平日的夜晚。绿谷照例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家。“好香。”他刚开门便闻到一股猪排饭独有的味道。

“欢迎回家。马上晚餐就好了。”厨房里传来轰的声音。

“轰君,今天这么怎么早回家?”绿谷走近厨房,便看见轰穿着围裙站在料理台前忙碌。

“向事务所请假了,正好手上的工作也忙完了,有几天的空闲。就请假回家。”轰焦冻边说,顺手揉揉绿谷的脑袋。

“轰君好厉害啊。”望着桌上的食物,绿谷由衷地感叹道。“我开动啦。”

“嘶。”

“怎么了?”轰抬头望向绿谷吐出舌头,脸上吃痛的表情。

“汤烫到舌头了。”

突然绿谷面前出现一根手指。“张口。”绿谷听话地将那根手指含在口中,被热汤烫到而感到火辣辣的舌尖遇到冰凉感立即没有那么痛了。

感觉到对方的舌尖无意识地一下下舔着自己的手指,轰感觉仿佛像有羽毛一点点撩动自己的心。

“谢谢轰君,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痛了。”绿谷含着手指含糊不清地回答到。轰从对方嘴里小心抽出右手手指。随即放入自己口中舔到,“绿谷真的是很甜。”

绿谷见此顿时涨红了脸,“喂!轰君!”轰焦冻放下手后,双手撑着桌子,慢慢靠近绿谷。

……

恋人之间的亲密接触结束后。轰看着对方涨红的脸说道:“绿谷果然是最美味的餐后甜点。”

果不其然,轰焦冻最后欣赏到绿谷比之前更红的双颊了。

— End —



这篇文又可以称为“论个性的日常用法”

真的不好意思写出也写不出这种甜甜腻腻的吻啊(´`;)

标题Opera是法国的非常著名的甜点,真的非常甜,所以拿她来当做标题。和我心目中轰出一样!都是心头好啊!!!

祝各位食用愉快。
过一个甜甜的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