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晔子君

没有熟人
放飞自己的lof。

果然比起别人我更爱自己

反正她也看不到啦♪

一章三句不离华生,老福你真的是......
奶爆华生实装!

半小时极速摸鱼 卷福。
两年没碰刀了
辣鸡

无题

桑松x咕哒  
注意:*严重ooc
*部分参照桑松的幕间物语

桑松以英灵的身份被召唤到迦勒底时从召唤阵出来的第一眼便是看见那个小姑娘。   比起在迦勒底的其他从者来说,他的身份的确在一群昔日的王与神灵中并不特别,甚至可以说有时候他自己也特别厌恶这个身份。曾经沾满鲜血,无情砍下人们的首级的双手。尽管在过去动荡的法国大革命时期并非出于自己的意愿,他仅是行刑人,不是法官也并非神灵,没有权力决定犯人生死,可有着这样过去的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让他略感吃惊的是作为最后一位人类御主好像并不在意这些。每次在走廊中遇见他都对他报以灿烂的笑容,用少女特有的朝气嗓音朝他叫一声桑松君。又或许御主性格便是如此,对于任何从者都是这般好脾气,对于女性从者们她总是可以和她们谈笑风生,对着贞德Lily,童谣和幼吉尔等这群小孩子更是温柔到没边,甚至就连面对脾气出名差的英雄王她都可以照样和他微笑面对。

迦勒底的唯一御主在召唤阵中又一次看见这个白发的男人。曾经在特异点见过面,尽管他们在那时是敌人,被黑贞德施加了狂化的他异常的执着。

上断头台!拖上断头台!砍头,好好尝尝自己所做恶事的报应!
耳边传来一阵阵嘈杂声,是愤怒的民众的呼喊。有哭喊有谩骂,他们一遍又一遍呼喊着口号,喧闹拥挤的人群推搡向某一处靠近。

橘发的御主猛然惊醒。“你好像在做噩梦御主,怎么了?”坐在一旁守夜的男人发现她的动作,放下手中的书询问到。“刚才的梦......”少女的脸上还带着没睡醒迷茫和惊愕。“不会是关于我的梦吧?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回忆起过去。尽管回忆糟糕的过去并非一件愉快的事.....”

“......”

“....抱歉御主,说了太多打扰了您的睡眠了。祈祷您这次能做个好梦。那就这样晚安。”坐在床上的少女略带失望的神情望着桑松。发现坐在旁边的白发男人已经重新拿去书读了起来。“好吧,桑松君。晚安”她重新躺下,不过今天第一次可以这么去了解桑松君的过去也是不错啊。抱着这样的想法,少女也很快沉沉地睡过去了。

“是御主?怎么了....对,这里的确很奇怪。看上去....像是法兰西,但却不是陪我成长的巴黎。”
“可能是到了其他的时代吧。如果这里是特异点也许修正了就可以回去了。还是先去有人的地方问问吧。”御主打量着周围,向在她身边的桑松回答到。

......

“你可以说明两者有何区别吗? 你成了从者后,是否根据自己的意志杀人?还是说,你只是服从御主——根据法律去处决他人?”
当身为影从者的他询问自己时,桑松自己也沉默了。就算是按照法律来执行,在他手下也有很多无辜的人失去生命。即便他自己现在不在拿起屠刀面对他人,即便他并非出于本愿,即便他心中真的希望去拯救他人,可曾经已有无数刀下亡灵和沾血的双手这是无法改变的。
“桑松君已经不会再杀人了!”桑松吃惊地发现唯一的御主冲到他前面朝着影从者的自己说道,“只要我还是他的御主。即使他让曾经的法兰西陷入恐惧,即使他曾经杀过很多人。只要我还是他的御主,只要他还在我身边,我绝对不会让他重复之前的道路。”

“呦。您是做梦了吗?……想必也是。因为我也做相同梦了。”桑松在少女面前单膝跪下,低下他的头,“我决定为当时给予了我信任的您,献上自己的力量。这些也是现在我唯一能做到的——御主,只要您还是我唯一的御主。”

我会成为您最忠诚的利刃,我会陪伴您直到地狱的底端,天的尽头。他在心中说道。

不好意思来问一下谁知道今天fes26号那只上午男孩子cos的梅林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抱一抱他,结果忘扩列了(๑ˊ͈ᐞˋ͈)

恋爱三十题


食用提示:严重ooc

一、牵手

相泽消太和绿谷交往了几个月了。

大概是课间时,绿谷和其他人交谈是露出的笑脸;明明无法熟练使用个性却尽力将伤害降至最低时,向他微笑中发现绿谷身上的可能性。而现在就连上课,绿谷认真望向他的双目,相泽的心里都会颤抖一下。这应该就是恋爱的感觉。

“相泽老师…”随着敲门声,绿谷的脑袋从办公室的门后露出了。暗中的恋爱总是甜蜜又隐蔽的。更何况是瞒着雄英的老师们和A班未来的职业英雄们。相泽和绿谷彼此之间如同有协定,相泽以为学生补习的理由留到最后才离开,而绿谷也推辞了和丽日一同回家的机会,虽然看见小姑娘略带委屈的表情但是为了和相泽多相处一会儿,绿谷也不得不忍心拒绝了。

“走了。”相泽理完物品便和绿谷出门。绿谷背着包不近不远得跟在相泽身后。“相泽老师?”绿谷一愣,看见身前的男人停下了脚步。随即相泽便顺手牵起绿谷的手。

“说了几遍了别老师老师的叫了。”

“好的…消太君。”随即凭借比对方高出好多的身高,便斜眼瞟见绿谷一对深红色的耳廓。

啧,还真还是个小孩子啊。

— End—


相出是真的好吃!
虽说是三十题但是真的有毅力写完三十题啊,我尽力。
虽说写了不要叫老师,但是感觉这样叫真的好-带-感!!!!!我这个变态。
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Opera♡


* 小短文 ooc
*成年同居私设
*中秋小甜饼 一切只为发糖

绿谷身为职业英雄,更何况身为现任No.1的英雄,工作压力自然更是加重。每天奔波在各地维护地方的安定。每天回家都是随便找来速冻食品随便解决掉晚餐便倒头就睡。

轰也一样。他们虽然说是住在一起了,但是好好与对方能享受两人生活的时间几乎寥寥无几。甚至深夜被一通电话吵醒,便急忙去执行任务的情况也是家常便饭。

平日的夜晚。绿谷照例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家。“好香。”他刚开门便闻到一股猪排饭独有的味道。

“欢迎回家。马上晚餐就好了。”厨房里传来轰的声音。

“轰君,今天这么怎么早回家?”绿谷走近厨房,便看见轰穿着围裙站在料理台前忙碌。

“向事务所请假了,正好手上的工作也忙完了,有几天的空闲。就请假回家。”轰焦冻边说,顺手揉揉绿谷的脑袋。

“轰君好厉害啊。”望着桌上的食物,绿谷由衷地感叹道。“我开动啦。”

“嘶。”

“怎么了?”轰抬头望向绿谷吐出舌头,脸上吃痛的表情。

“汤烫到舌头了。”

突然绿谷面前出现一根手指。“张口。”绿谷听话地将那根手指含在口中,被热汤烫到而感到火辣辣的舌尖遇到冰凉感立即没有那么痛了。

感觉到对方的舌尖无意识地一下下舔着自己的手指,轰感觉仿佛像有羽毛一点点撩动自己的心。

“谢谢轰君,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痛了。”绿谷含着手指含糊不清地回答到。轰从对方嘴里小心抽出右手手指。随即放入自己口中舔到,“绿谷真的是很甜。”

绿谷见此顿时涨红了脸,“喂!轰君!”轰焦冻放下手后,双手撑着桌子,慢慢靠近绿谷。

……

恋人之间的亲密接触结束后。轰看着对方涨红的脸说道:“绿谷果然是最美味的餐后甜点。”

果不其然,轰焦冻最后欣赏到绿谷比之前更红的双颊了。

— End —



这篇文又可以称为“论个性的日常用法”

真的不好意思写出也写不出这种甜甜腻腻的吻啊(´`;)

标题Opera是法国的非常著名的甜点,真的非常甜,所以拿她来当做标题。和我心目中轰出一样!都是心头好啊!!!

祝各位食用愉快。
过一个甜甜的中秋节♡

无题

食用提示:ooc,原著向




初夏的夜间飘散着清香。
是昙花的芬芳。七月是昙花盛开的时节。
在庭院的阴棚下,几株奶白色的昙花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下绽放。晚风带来甘甜的清香,与月光发酵,散发在空气中。
“真是花好月圆啊。难得可以观赏到昙花一现的美景。”
博雅举杯望向庭院感叹到。他与晴明相对而坐,浅酌慢饮。
晴明身着白色狩衣,含笑着,仿佛酒香永驻。
“哎,博雅啊…”
晴明开腔到,随后呷了口酒。
“…博雅好像最近很忙。”
“京城最近常有平民女子,甚至是贵族小姐失踪的事情发现,这件事已经惊动到了圣上。”博雅苦恼地摇头,将杯中酒饮下。
“原来如此…女子失踪啊…”
晴明把杯子端到唇边,呷了一口酒,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斋藤平志最近遇见这样一件事。
深夜——
斋藤在卧室洗漱完打算入睡,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斋藤大人…”
是个女子的声音,斋藤感觉非常熟悉。
“斋藤大人…”那声音越靠越近,在卧室门口印出一个人影。
“斋藤大人…斋藤大人…斋藤大人…”
门被慢慢拉开,斋藤惊恐地瞪大眼睛看见门口的女子。
那女子满身鲜血,十指紧紧扣在门栏上,对他微笑。
“啊…啊!”斋藤叫喊起来。
女人随后便消失不见了。
听见斋藤叫声的侍女和仆人随后赶到,看见门口一地的血渍。


“这几天晚上因为这件事我一直没睡好。”斋藤的脸颊消瘦,痛苦不堪。
“哦?那你最近干过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其实…那女子…是我曾经的夫人。但她在一个月前已经逝去了…”
听完斋藤说完,晴明掰指算了一下天数,对斋藤说:“这几天令尊夫人还会来找你,到时候我会想出办法解决此事。”
“求你了,我快被那女人逼疯了。”斋藤连连恳请说万岁拜托后,才缓缓回家。


当晴明和博雅抵达斋藤家时,天色已是傍晚。
灯火之下,晴明博雅与斋藤坐在卧室里。
晴明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人型木片,上面写着斋藤平志的姓名。
“请问,能否给我你的头发?”晴明向斋藤问道。
“头发?没问题。”斋藤将自己的一根头发给了晴明。
于是晴明将此系在人型木牌上。
很快到了亥时,在灯火之下,晴明坐在博雅身边等待。
“哎,晴明真的没事吗?”博雅有些担心地问道。
“博雅不相信我的法术吗?”晴明扭头微笑着望向博雅。
“不是,我只是担心…”
“博雅是担心我?”晴明笑着问。
“不是…我…”
突然,房间里的三人听见了一个声音。
“斋藤大人…”
“斋藤大人…”
“斋藤大人…我来看你了…”
“斋藤大人…我感受到你了…”
“斋藤大人…”
那女子的声音由远至近,卧室门口显出了女子的身影。
晴明将咒符塞入博雅怀中。
门被打开了,一位女子站在门口笑着看向斋藤。
“斋藤大人…我找到你了…”
她一身红衣,想要踏进房间。但突然好想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路堵在门口。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进来?”
女子姣好的面容开始扭曲,她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形,脸皮如像纸片贴在脸上要脱落。
“斋藤!你个混蛋!”
她双手砸那层仿佛存在的墙一边吼叫。
“杏子你不要过来!”斋藤惊恐的说,吓着两手撑地摊坐在地上
“我终于熬过七七四十九天!我为了见你,我去寻找那些女人把她们杀掉来塑造现在这具尸体!哈哈哈哈…你一定没想到现在这具身体上还有你那个交好的贵族小姐…”
“什么?是你杀的那些女子!”博雅不禁脱口而出。
“谁?谁在那儿?斋藤!你是不是找了哪个阴阳师把你藏在这儿?”杏子狰狞地敲击着,吼叫。
晴明将博雅搂入怀中,捂住他的嘴。凑近他耳边轻声道:“不要出声。”
随后将人型木块丢在杏子脚下。口中默念咒。
杏子憎恨地扑向人型木片前,把它一口叼住,嘎吱嘎吱地嚼碎,然后又吞了下去。
晴明趁此继续念咒。杏子的脸颊开始脱落,随后头发,肌肤。同时周围顿时充满了令人难以忍受的腐臭气味。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我杀了她们获得身体,获得美貌!为什么你不肯见我…吃了你…我们永远…”
随后她就倒地。门口是一具腐烂了一个月的女尸。
这是,耳边响起来低声抽泣。转眼望去斋藤趴在地上哭泣。
“怎么了。”博雅问道。
“她是怎么度过这些年的。她在生前为了我做了很多事。而我厌倦了她,去寻找了另一个女子而再也不问不顾她…”斋藤呜咽道。


“可惜啊…昙花开放的时间还不足一晚。”博雅望向庭院中的昙花,已只剩根叶。“女子的青春也何尝不是?”
“所以斋藤会厌烦了原来的妻子去寻找更年轻美貌的贵族小姐。”
“不过…不管什么样的博雅都是独一无二的。”
“晴明你说什么?!”
“博雅真是好汉子啊。”
晴明说完,微笑着望向庭院。月色恬静。